两地文化

惠安女服饰

时间:2018年04月30日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  在服装的花色品种标新立异的今天,令人称奇的是,惠安东部沿海的小乍、净峰两乡一带的妇女,仍旧穿戴着十分奇特似乎又亘古不变的服饰。她们头上插满各种晶莹闪亮的金银首饰;手腕带着一对或两对手镯;身穿右斜衽开裾衣,衣长只到腹脐上,前后摆裁成半月形;领口,袖头,襟边和摆沿绣着花花绿绿的花边;穿的裤子是裤腰和裤脚同宽的“汉装裤”,裤腰拉到腹脐下,腹脐外露,裤腰和裤脚的用布颜色不同,裤带一般有两条,一条用不同颜色的布料或塑料线编成,一条用银制成几股连成的银裤带。新做的衣和裤,都要在衣的肩胛下和裤腿上各剪开二寸见方的洞,再绣上好看的五色丝绒图案。不论春夏秋冬,她们头上都戴着黄色的竹编斗笠。这种服装是怎样形成呢?这里有一段伤心的故事。


  传说南宋高宗的时候,小乍前内村出了个大宰相叫李文会,他生了两个公子,大公子早已结婚成家,二公子也到娶亲的年龄了。可这二公子从小娇生惯养,经常东游西荡,更别说用心读书博取功名了。有一次,李文会告假回家,夫人催促他早日为二公子定亲。提起这婚事,李文会想起了浙江宁波康员外的独生女儿,听说长得天姿国色,聪明贤惠,尚未许配人家。他和夫人商量后,马上差媒人到宁波去为二公子提亲。康员外素来对女儿疼爱有加,怎么说也不忍心让她远嫁到千里之外的小乍,但又惧于李文会的权势,不敢一口回绝,只好征求女儿的意见。康小姐品貌双全,她并不贪羡宰相家的荣华富贵,一心只想找个有志气、有作为、又能相亲相爱的如意郎君。当她从媒人口中探知这个李二公子的实情时,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这门亲事。提亲人只好回去禀报,气得李文会耳鼻生烟。他认为自己是堂堂当朝宰相,位居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竟被一个小小员外看不起,哪肯善罢甘休,就计议抢亲。他派出十几名强壮家丁,驶一条大帆船到了宁波,他们日夜在康家周围探听动静,等待时机。在一个农历十五的夜晚,月光如水,康小姐心情郁闷,独自到后花园观花赏月。李府家丁看到机会来了,就翻身跳墙进到花园内,迅速用手帕塞住康小姐的口,用准备好的乌巾罩住她的头,用大丝巾捆住她的身体,打开后门,扛到船中,赶紧拔锚扬帆。康小姐在船中,拼命挣扎蹬踢,任凭身上的衣服被船钉勾破撕碎了也无法脱身,抢回李府后就被关进了后花园内。李文会十分得意,准备择吉日为二公子完婚。哪知康小姐哭哭啼啼,不喝不吃,一心只想逃回宁波跟父母亲团圆。但李府高墙大院,围得严严实实,外有家丁看守,内有女婢陪伴,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。身在李府,什么事都没法自己作主了。在李夫人和二公子三番五次的纠缠下,最后她只好无可奈何地表白:“若要我成亲,除非二公子金榜题名!”李二公子因被康小姐嫌弃,也深受刺激;又看到康小姐花容月貌、端庄秀丽,也希望能赢得她的芳心。于是,他横下一条心,刻苦攻读,求取功名。三年终于中了举人。康小姐看到二公子改邪归正,也就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和他成亲了。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,康小姐生下二男二女,大女儿也长大成人,就要出嫁了。这时候,康小姐想起二十年前被强行抢亲的往事,不禁伤心起来。为了永远纪念她的婚事,她把大女儿看成二十年前的自己,在女儿要出嫁之前,日夜为她赶制一套特别的嫁衣。衣的领口、袖边、襟头、衣摆,都用不同颜色的布料和五色丝线滚成花边,还把衣服和裤子衬上不同颜色的布块。出嫁那天,先给女儿头上梳扎发髻,插上一百支笄,表示她对自己的婚姻是一百个不愿意。然后在她头上罩上一块乌布,双手套上银手镯,用这些装饰表示当年她被捆绑和衣服被船钉割破的悲惨情景。 


  因此,小乍、净峰一带的独特服饰就这样一代一代地沿袭下来直到现在,正如当代著名女诗人舒婷在《惠安女子》中写的:“于是,在封面和插图中,她们成为风景,成为传奇”。可这独特的风景和传奇中又包含着惠安女多少的眼泪和辛酸哪!


上一篇:门槛钉竹片
下一篇:闽东光饼
2019今期跑狗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