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地文化

门槛钉竹片

时间:2018年04月30日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 传说,明朝万历年间,福清县海口镇锦屏村有个大财主,叫王道清。有一天,财主做寿,张灯结彩,大摆宴席。厅堂上挂满了贺联,寿礼堆积如山。王员外满面春风,非常得意。


  王家有三个女婿。大姑爷、二姑爷都是富家子弟,今日衣冠楚楚,十分气派,贺礼车载马驮,非常丰盛;王员外要吹鼓手在大门口尽力吹打,热烈欢迎。可是,吹鼓手们知道员外欺贫重富,却吹得无精打采,七零八落。接着,家奴通报:“三姑爷林正亨、三小姐王珍玉到!”这三姑爷是个穷书生,当初王员外就执意不同意这门亲事,可三小姐要死要活非嫁不可。王员外一提三姑爷就有气,这时探头一瞧,见这位姑爷穿的是粗衫旧鞋,十分寒酸,更气不打一处来,急忙暗示乐队停奏。吹鼓手们心中不平,故意大吹大擂,把王道清气得吹胡子、瞪跟睛,却也无可奈何。他只好示意家奴叫正亨、珍玉夫妇绕道从后门进府,免得丢他面子。珍玉见父亲这般轻馒,很是气愤,想要上前评理。正亨怕闹出笑话,便拖着珍玉往后门去。


  王道清步入寿堂,特意要瞧瞧正亨的礼品。只见两束寿面,十粒太平(蛋),此外别无他物。他顿时脸色铁青,火冒三丈,本想把这些礼品统统退回去,又怕被人议论。于是他决定不让林正亨这穷鬼出席陪客,吩咐家奴把他打发到厨房去烧火。珍玉知道了此事,心如刀割,立刻跑到厨房,一把拉着正亨,气鼓鼓地说:“走,我们回家去!”夫人闻声赶来,喊道:“珍儿,你别走,别走啊!”珍玉双膝跪下,说道:“娘,你要多多保重,女儿再也不能回娘家侍奉你了!”说罢,泣不成声。


  王员外这时也赶来了,看到这情景,不但不挽留,反而在心里骂道:“穷鬼也想争志气?”嘴上冷冷地说:“我家门槛高,出入都是富豪官家。你们要走就走吧,省得污了我家的门槛!”“污了门槛?”珍玉听了这活,犹如万箭穿心,立即拿来一把菜刀,对着门槛怒冲冲地喊道:“门槛呀门槛,你鄙视平民,奉承富人,高在哪里?贵在何方?我再也不跨你这个门槛了!”说着,往门槛上连砍三刀,留下三道刀痕。王员外气得直哆嗦,也高声喊道:“好呀,你真有志气就不要再进娘家的门!”“你放心,除非刀痕化,永远不回头!”王珍玉把菜刀一扔,拉着丈夫急步走出王家大门。


  珍玉回家后,极力鼓励丈夫攻读诗书,求取功名。正亨也自己写了一张条幅,挂在墙上。上面写道:“永铭刀痕志,莫忘厨下辱。”珍玉起三更,爬半夜,日耕田,夜织布,艰苦过日子,使丈夫专心读书。深夜,她常常停梭倾听,发现丈夫困了,就送来一杯清茶,让丈夫喝几口,提提精神。


  时光飞逝,秋去冬来,转眼快到大年三十。珍玉的娘格外思念女儿,悄悄打发家奴送来十两银子。珍玉对家奴说:“娘的一片心意我收下了,这十两银子我不要,你拿回去吧。”除夕这天,家中没油、没菜、又没米,只剩下几斤薯片,林正亨只好饿着肚皮,上街卖字,想挣几文钱买一块猪肉好过年。过年时节,哪有人请他写什么文书契约?老半天挣不到一文钱。这时,桥头那家肉店,还剩下一块红槽槽的头颈肉卖不出去。老板阿七见林正亨在街上走来走去,就喊道:“林先生,莫非要买肉么?”他看到正享低着头,没吭声,知道他身上没钱,就说:“不要紧,先赊账吧。”没想到,正亨把一斤肉拿回家后,刚刚下锅,老板就登门讨债。只见他站在门口,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声:“肉好吃,钱要还呀,欠账不过年嘛!”珍玉一气之下,从锅里捞起肉来,对准肉店老板掷了过去。这老板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还有肉汤呢?算了,就送给你家过年吧!”珍玉气呼呼地大喝一声:“老板别走,我把肉汤还给你!”说着,她操起大瓢,往锅里一舀,一瓢滚烫的肉汤朝老板泼去。老板“唉呀呀”地大叫一声,东躲西闪的,抱着头跑了。


  从此,正亨更加加倍用功读书,毫不松懈。第二年他在穷乡亲的资助下,进京赴考,中了进士,官授都郎之职。万历皇帝恩准他回乡省亲,早有快马报给珍玉和众乡亲,大家都赶到福清城内迎候。


  这消息传到王道清耳里,他心里想:女婿高升,丈人也荣耀三分;正亨要回家,这里是必经之地,要好好迎接他。于是赶紧打发人手,在家门口张灯结彩,布置得堂堂皇皇。他亲自带了一班吹鼓手,在村口守候着。可是一天、两天、三天,脚站肿了,眼望穿了,还是不见都堂爷的官轿车马,王员外不免心灰意冷。突然,远处传来了鸣锣开道的声音,王道清马上叫吹鼓手:“快,快,奏乐,迎接都堂大人!”过一会,正亨轿到。王员外急忙迎了上去,却被皂隶喝住。他连连作揖,声声恳求:“有劳通报,就说王道清在此等侯多日,请都堂少住。”


  中军听说锦屏村王员外就是都堂大人的丈人,不敢怠慢,立即报与老爷知道。正亨闻报,就令停轿。王道清迎了上去,说道:“贤婿荣归,请到家里,稍歇片刻!”正亨见丈人这等模样,又好气又好笑。但他不见珍玉下轿,心里明白几分,便对着丈人努努嘴。王道清心领神会,赶紧挨到珍玉轿前说:“女儿请回家吧!”“不怕我俩污了你的门槛?”珍玉回了一句,还是不下轿。王道清羞得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王夫人暗自伤心,赶到女儿轿前劝道:“都怪你爹眼光浅,只认衣冠不认人。你别和他一般见识。今日路过家乡,要是不回娘家,难免被外人耻笑啊!”正亨也从旁开导,劝珍玉不咎既往。珍玉说,“我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门槛刀痕在,不入王家门!”玉道清恍然大悟,连连说:“这好办,这好办!”他赶忙打发家人找来了竹片,亲自动手把它钉在门槛上,将三条刀痕遮盖起来。珍玉经不住众人劝说,这才下得轿来,夫妻双双跨进门槛。


  从此,门槛钉竹片,就成了福清的民间习俗,代代相传,意在警戒人们,切莫欺贫重富。


上一篇::没有了
下一篇:惠安女服饰
2019今期跑狗图